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 >  宁海新闻网  >  文艺频道  >  雁苍山  >  至爱亲情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学木匠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2022年01月07日 08:55:16

  洪昌成

  我十五岁那年,正上初中二年级,赶上特殊年代,学校被迫停课,学生被遣散,于是求学无门。父母商量着让我去学一门手艺,说这社会学一门技术不吃亏,是铁饭碗,吃百家饭,饿不死……于是他们叽叽咕咕地酝酿、选择。学泥水匠吧,常年经受日晒雨淋,太辛苦;学篾匠吧,成天蹲着,会驼了背;学裁缝吧,太轻巧……最后决定让我去二十里开外的远房亲戚那学木匠。论亲排辈,我得管他叫娘舅。我曾听说,这位未曾谋面的娘舅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他既会木匠、漆匠、小铜匠,又会雕刻、镌花(指铝铰链)、车床,甚至会用木头造出机器来,更了不得的是还会绘制图纸,机械厂的工人根据他所设计的图纸能造出各种机器。

  那年秋天,父亲就挑着两篮由母亲亲手做的白面馒头,领着我去拜师。一路上,我们彼此沉默了许久,父亲终于开口告诫,学手艺要勤快,要尊重老师头,一日三餐要给老师头盛饭。早起要端洗脸水,晚上要端洗脚水,一切都得自己开眼动眉毛……我心想,我又不是给他当佣人,何必如此卑微地伺候人家?我不想学艺,我要读书,学校为什么不上课呢……

  当天,师傅不在家,说是被人请去做“七弯眠床”了。舅妈接待了我们,父亲交代了一下就走了。舅妈是个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,披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,穿着也不怎么整洁。厨房的桌子上、地面上到处是鸡屎,还养着一条大黄狗。他们一家住着三间楼房,两间平房,很宽敞。楼房后厅堆满了木料,前厅是木匠作坊,靠墙两侧安装着木车床、刨床、木马等,刨花、木屑厚厚地摊了一地。斧、锯、刨、凿等工具四处乱丢,随手可捞。此时,娘舅的儿子,也就是我的表弟正在车一只菜刀柄,车轴嘶嘶作响,木花飞溅,一个光滑细腻的刀柄脱颖而出,这让我感到惊奇。细看那木车床,既简易又灵活,它是由齿轮、活塞、木架等构成。用脚在踏板上轻轻一踩,车轴就飞速旋转,可用来做锅铲柄、水勺柄、大小擀面杖等各种家用厨具,这车床也是娘舅自己研制发明的。舅妈说,让我先跟表弟学木车床。表弟比我小一岁,应该是上学的少年,可他小学没毕业就不想读书了,跟他父亲学木匠。他少年带老成,腰系一条花拦腰,耳朵上夹着一支铅笔,俨然一副小老师的派头。他不管劈、削、刨、锯都相当娴熟,完全胜过我这个门外汉。不到半天,我们便厮混熟了。他削起木料来,斧口竟离手指几公分,居然不怕。他说,千日斧头百日锯,大锯只要一早晨。可见他的斧子工夫之深。

 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,我终于见到了师傅。他约摸四十开外,中等个子,白皙的脸庞,耳朵上也夹着一支红色铅笔,腰系一条拦腰,很整洁。他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思考着什么,见到我笑起来,露出一颗闪亮的金牙。他慢条斯理地说,现在正在一户人家做结婚眠床,是雕刻细作,不能带徒弟,再等机会吧。他很面善,话不多,说了又沉思起来。以后的日子,我几乎天天跟表弟学木车床,学做小板凳。我们削木头,锯木头,刨木头,用角尺划墨,凿卯眼,砰砰啪啪,忙得不亦乐乎。我们选了一条板凳作样板,照葫芦画瓢。一条小板凳看着简单,要做得像模像样可真不容易。尽管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当各个部件构成一体时,各种缺点就显露出来,不是榫卯不吻合,就是凳腿的倾斜度不够,直挺挺的,像个丑八怪。于是浪费了木料,前功尽弃,又得从头再来。再看表弟做的小板凳,虽然表面光滑,但大多榫卯都用了砧子、钉子,试坐一下,咿咿呀呀响。不过,比我的好多了。我们反反复复地做,怎么也做不出一条像样的小板凳。后来想想,就算聪明好学,如果没有师傅的点拨,也是难成大器的。

  一日早上,我与表弟各车一只菜刀柄,车轴呼呼响。我做的这只光滑精致,造型也美观。瞟一眼表弟做的那只刀柄太粗糙,形状也不好看。忽然听到背后笑声,原来是娘舅。他说躲在后面看了多时,夸我进步快。娘舅说完,又走了。我已经呆了快一个月了,娘舅从来没教过我什么,也不提收徒的事。他不收我,可我听说,他别处新收了一个叫大魁的徒弟。这徒弟能拉得动大锯。后来见到他时,感到真是人如其名,长得五大三粗,虎背熊腰,力气大得很。怪不得师傅只带他出门。想到此处,我又恨自己矮小,怀疑自己什么时候吃过了老鼠屎,否则为什么老是长不高。我想,娘舅定是看我矮小才不收我的。

  就这样,又一天傍晚,娘舅急匆匆地赶回家,还带来一口袋短木条,说是做水车砧的,人家等着用,让我们一起帮忙。他取出一根约两寸长的短木条示范着,先用斧口削去木条一端的四个棱角,再用斧口轻轻地削出木条腰部,这样中间部分形成了一个光滑的窄窄的瓶颈。我与表弟学了一会就会了。这是我进门以来师傅授艺的第一课,我心里高兴,心想,娘舅这是要松口教我手艺了,只要他诚心诚意地教,我都能学会。我也暗暗发誓,以后要好好学,成为一个好木匠。命运往往捉弄人,正当我的木匠生涯即将开始时,母亲却托人捎信,说学校复课了,让我立即回去。看着那些熟悉的木匠工具,飞速旋转的木车床……此时我心里突然有些不舍,我对这些工具有了感情,对小老师表弟和喜欢开玩笑的舅妈更是有了亲情。感伤之余,我突然想,娘舅一直没有正式收我当徒弟,会不会是他觉得我早晚是要回去读书的呢?

  短暂的学徒生涯被终止了,我没有当上木匠,而是读书,并成了一名教书匠。想起学木匠的那段时光,多少有些遗憾,但教书岗位对我来说是一个更有意义的舞台,桃李满天下,让我实现了更大的人生价值,也获得了更大的成就感。现在想想,人生其实没有定律,人所处的位置和心中的定位往往有偏差,但干一行,就要爱一行,正所谓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“状元”。

录入:葛艺  责任编辑:葛艺  稿源: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个人可否缴纳住房公积金
六旬原告罹患癌症 法院加速调解显...
纤纤玉手变“猪蹄手”
支付宝和微信年度账单来了,看完...
宁海抽水蓄能电站填补国内竖井自...
全县文旅场所筑牢疫情防控安全屏障
“36条”以高分通过验收
黄坛大陈村民自发捐款建设美丽家园
梅林:农村指导员当起防疫守门员
《壬寅年》虎年生肖邮票正式发售
  图片推荐:
电影《故事之恋》拍摄正酣
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
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
《宁波旧影》见证百年沧桑
西餐大师炼成记
乐享春游
《今日宁海》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