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 >  宁海新闻网  >  文艺频道  >  雁苍山  >  往事如烟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年糕年年高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2022年01月14日 09:06:35

  薛国苗

  春节临近,又到一年做年糕的时候了。街上多是一小蛇皮袋一小蛇皮袋排放在人力三轮车上叫卖的,也有专门卖年糕的店。不知道是口味还是情怀的缘故,我总觉得最好吃的还是自家捣的年糕。

  以前,我们南方人家过年捣年糕是一种常态。小时候,快到腊月,总有很多乡人,将早已浸泡并洗净的晚粳米用箩筐或挑或抬,去村西的碾子间碾成粉,然后几家人凑在一起捣年糕。捣年糕前的准备工作不少,如果轮到谁家做牵主,那工作量就会更大。记忆中,轮到我家做牵主时,父亲要先把大水缸的水挑满,将柴爿劈好,搬进柴间。母亲则把蒸笼洗刷干净,摆好面床板、麻糍棍等等工具。次日,头道鸡啼,父母就早早起床,将大缸里的水一勺勺冲入大锅里,生火烧汤,迎接合做户的叔伯婶婶们到来。米粉灌上蒸笼,把作的大伯一声令下,加火,烧火的婶婶们便立马把柴爿送进灶膛。米粉在蒸笼里蒸着,冒出腾腾的热气,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米香。

  捣年糕非常讲究,很有技术性。大石捣臼、大木锤子,由三四位比较壮实的汉子,站在捣臼边轮换着捣,而一位梳发髻系围裙的中年妇人则负责翻动捣臼里的米粉团。看其眼疾手快,双手在凉水桶里蘸一下凉水,然后趁着木锤子抡起的空当,娴熟地用双手翻动石臼里热气腾腾的米粉团,随着大锤再次落下,双手又得及时撤离,整个过程此起彼伏,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,只是凭借默契度和熟练度。虽然是天寒地冻的腊月,但捣年糕的人很快额头上就会冒出汗珠,体力消耗很多。一个人累了,另一个人再换上。轮番捣。

  小孩子爱热闹,年前捣年糕时,最兴奋的就是他们。我和前后邻舍的阿方、阿地和阿宝几个小伙伴,此时总会围在大人们的附近。上臼手中有一人是我的叔叔,见到我,便开后门从石臼里揪一小团米糕给我尝鲜。我掐着这烫手的玉白色的又软又韧又醇香的米糕,跟小伙伴们分享。大家一边被烫得龇牙咧嘴,一边连声叫着好吃。

  年糕捣好了,放进仓库间。蒸气腾腾中,长条形的年糕四五条一排,纵横交错地码起来,码成四四方方,如同一座座白色宫殿。一户户合做的人家,将年糕装在米箩筐里抬回家,摆放在厢房里。等年糕冷了,干了,又投进坛子或陶缸里,并加满冬水,避光养着。如此的年糕不要说过春,就是到夏初都不会腐败,我父亲出海去捕鱼的时候,常常带上一些到船上,又好吃,又方便。

  年糕这东西不知道是谁发明的,味道好,寓意更佳,很讨人喜欢。年糕的吃法,南方与北方大有区别。北方喜欢蒸或炸,以甜食为主,而我们南方人则以片炒和烫煮居多,味道多是咸口。当然,甜食也有,除了糖炒年糕片,还有一种是糖配干苔条的特色炒年糕,颇有风味。

  小时候的印象中,涨家溪姑妈的炒年糕是一绝,每当放寒假,我都要去涨家溪村的姑妈家。姑妈炒的年糕里常有小青菜、草籽、冬笋、肉等等,虽然现在也常用这些原料,但我总觉得不及姑妈炒的好吃,也不知是何道理。和姑妈不同,我母亲烧年糕,则喜欢烫煮。她把买来准备“谢年”用的条肉,放在水里煮一煮,然后把这肉汤汁存起来,用来汤年糕。像我们这样不富裕的人家,这个方法也算一举两得了。烫年糕时,将肉汁煮沸,把青菜和年糕片投入,一会儿便可开锅。年糕汤端上来,配着自家晒的白蟹籽,味道不知道有多好。

  看到年糕,总让人有一种好心情,年糕来了,新年也就来了。辞了旧,迎了新,一年更比一年好,一年更比一年高。

录入:葛艺  责任编辑:葛艺  稿源: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宁海青年画家笔下的“四季虎”成...
辞旧迎新除尘忙 保洁预约需趁早
这一年,我尝试运动打卡
检察官支持起诉
关于宁海县跃龙街道车河路(山河路...
用法律匡扶正义 维护百姓权益
我县8家企业纳入
宁海海事处保障重点物资春运期间...
立足企业平台 积极履职尽责
数字化助力废旧物资“颗粒归仓”
  图片推荐:
电影《故事之恋》拍摄正酣
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
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
《宁波旧影》见证百年沧桑
西餐大师炼成记
乐享春游
《今日宁海》速览